搜狐网站
新闻中心 > 综合

一首唱响了半个世纪的军歌:《我是一个兵》创作始末

来源:人民网
2010年11月11日12:14
  在人民解放军的历史上,有一首铿锵激昂的歌曲,它尽管简单,却充满着雄壮的力量;它虽然质朴,却迸发出了时代的强音。它曾经以排山倒海的气势,激励着将士们浴血奋战,前仆后继!它,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军旅歌曲《我是一个兵》。在当年的抗美援朝战争中,曾经被西方舆论称为“中国的两颗重磅炸弹”的,一个是指作家魏巍的散文《谁是最可爱的人》,另一个就是指《我是一个兵》。《我是一个兵》的词作者陆原,原名陆占春,1922年11月生于河北省丰润县汤家嵩子村。1942年他便参加了八路军。

  陆原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他酷爱写作,尤其喜欢音乐。抗日战争后期,他来到山东抗大一分校(学校就设在今天的莒县)学习。三年后,他去了淄博,沂水和济南。抗战胜利后又到冀东军区独立第13旅宣传队。在这里,他认识了《我是一个兵》的曲作者岳仑。后来陆原的部队整编为第四野战军,他参加了辽沈战役和平津战役,他们的任务是刷标语、写快板、挖战壕、战后打扫战场、审查俘虏等。

  1949年,四野第46军南下,当走到湖南衡山县富塘镇碧塘村时,和他们并肩行进的通讯连传来巨大喜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陆原和全体战士们都听到了毛主席用他浓重的湖南口音庄严宣布:“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惊人的喜讯使小山村一片欢腾,扎牌楼,架彩山,鞭炮齐鸣。陆原拉手风琴,岳仑拉小提琴,和大家一起欢天喜地唱歌跳舞。欢乐之余,陆原激动地对岳仑说:“我们做文艺工作的,应该为新中国做点什么,我们能力不高,不能写小说、剧本之类的,能否写些歌曲?”“是啊,哪怕一两首也好啊。”“对!就这么办,咱们写歌曲。” 部队继续南下作战,陆原被任命为师文工团的文美分队长,岳仑任音乐分队长。依据从松花江打到海南岛的战斗历程,两人共同完成了一首歌——《人民战斗员》。歌词是这样的:我们是人民战斗员/从来就战斗在第一线/生活在枪林弹雨里/成长在战斗中间。最后结尾是:保卫中国和人民/不许敌人来侵犯/战斗员永远战斗在最前线。但是这首歌拿到部队试唱时,战士们反映冷淡,说歌词没有新意而失败了。两人觉得歌词非常重要,一定要琢磨出“好词儿”来。

  由于没有新歌,战士们还在唱《向江南进军》《打到南京去,活捉蒋介石》,有的连队还在唱《大叔大婶救救我》。每天出操前、吃饭前、开会前都要唱歌的。听着这早就过时了的歌,作为专职文艺工作者,陆原和岳仑焦急万分。连队指导员也来找他们:“你们听听,这群大老爷们敞开嗓门一起哭,像话吗?没有一点阳刚之气,哪像打了胜仗的兵?音乐家,快点给咱写新歌吧!”

  时值1950年,陆原所在的中南军区艺术剧院驻扎在湖南位于湘江边上的祁阳县,这时朝鲜战争爆发了,仗已经打到了釜山。美国声言要出兵,刚刚诞生的共和国受到了侵略者的威胁。指战员们个个义愤填膺,决心擦亮眼睛,随时准备歼灭入侵之敌!陆原也和战友们一样,一股激情在冲撞着他的心。

  当时师里正在开展“写自己,忆过去”的业余创作活动,在连队的黑板报上、小晚会上,快板、诗歌、顺口溜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陆原从中发现了一首稍微完整的叙事诗——《枪杆诗》,其中几句是:俺本来是一个老百姓/放下锄头来当兵……大意是说,自己爹娘死得早,他扛活做工,挨饿受冻。后来家乡解放,他光荣入伍,打日寇、灭蒋匪、出生入死,经受考验从而立功受奖等反映我军多数战士的经历与身世。也就是这首诗给了陆原直接的灵感和启示,陆原不禁想起了一首抗日歌曲中的“老百姓/老百姓/扛起枪杆就是兵”的歌词。两下加起来一掺和,陆原嘴里就冒出了《我是一个兵》的歌词:我是中华一个兵/来自苦难老百姓/打败万恶的日本鬼/消灭反动蒋匪军。

  过了几天,陆原刚从剿匪队回来,那是一个久雨暂晴的上午,他在湘江边洗完衣服往回走,遇到了岳仑。岳仑问他歌词考虑的怎么样了,他把琢磨的大致说了一遍。岳仑喜形于色地说:“那好,中午饭后咱俩一块搞,可不能再拖了。”饭后,趁大家出去洗澡的功夫,他俩在司务处宿舍的木板阁楼上,在墙角一张白条案板前,两人全神贯注,你一句,我一句,推敲着,反复琢磨,木板楼里又闷又热,他俩弄得满身汗,也顾不得了。最后他们将陆原原来的七字一句的歌词修改成为了长短句:“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打垮了日本狗强盗/消灭了蒋匪军。”岳仑吸取民歌乐汇和鼓点节奏,激情勃发,才思奔涌,一鼓作气谱出了《我是一个兵》的曲调。接着第二段“我是一个兵/爱国爱人民/革命战争考验了我/立场更坚定。”也是一气呵成的。特别是后几句“嘿!嘿!枪杆握的紧/眼睛看得清/帝国主义敢来侵犯/坚决打他不留情。”岳仑谱曲几乎是冲口而出。不到一个小时,这首传世之作就在两个激情满怀的解放军战士手里产生了。

  这边歌曲写出来了,那边午休也结束了。他们首先让演员试唱,大家一听歌词就十分高兴,认为简单、质朴、有力量。所以不到一个小时的合唱、轮唱就全背会了。接着师部又在连队教唱,不到一袋烟的功夫,战士也学会了。甚至连驻地的老乡和儿童也能唱出来。后来在领导和同志们的建议下,将原词中“帝国主义敢来侵犯”改成“谁敢发动战争”。不但概括性强,而且更加凝练,而且唱起来也顺嘴多了。战士们非常喜欢,说:“这歌儿唱着痛快,起劲儿,又充满光荣感和责任感。”“唱着这首歌,真比吃红烧肉还香呢!”

  就这样,当年被西方舆论界称为“中国在朝鲜的两颗重磅炸弹”之一的《我是一个兵》问世了。有趣的是,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赴朝慰问团的成员,1953年夏,陆原去朝鲜时无意中结识了有“另一颗重磅炸弹”之称的散文《谁是最可爱的人》作者魏巍。两位未曾谋面却一见如故,他们的手激动地握在了一起。 (来源:《人民政协报》)
(责任编辑:侯俊杰)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