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新闻中心 > 综合 > 法制日报

湘潭破产“千万富翁”诱逼妻儿贩毒

来源:法制日报
2010年11月18日08:06
  本篇精粹

  曾经的“千万富翁”,破产后不甘心过穷日子,选择了贩毒。

  如此经历足以让人唏嘘,而更让人惊诧的是,在他越做越大的毒品生意中,因担心外人靠不住,相继将自己的妻子、郎舅、情人拉下水,最后,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放过,诱逼其贩毒。一个家族式的贩毒团伙由此形成。

  非常案件

  本报记者赵文明阮占江本报通讯员周华谭小军

  一名曾在上世纪90年代开矿办厂,不到几年就腰缠万贯,开宝马、住别墅的年轻“千万富翁”,由于一场官司一夜之间破产。逃往广东后,由于不甘心就此过上穷日子而开始贩毒,从此走上一条不归路。

  游走江湖多年且“生意”日益红火后,因为觉得外人靠不住,竟先后将自己的妻子、郎舅、情人、儿子及其女友等人召到一起,组成一个家族式贩毒团伙,这一贩毒团伙的“业务范围”不仅横跨湘、粤、苏3省,而且每次进货都在10公斤以上。

  近日,曾经的“千万富翁”齐石光被湖南省湘潭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抓获,同时被抓获的还有其团伙成员18人。这一公安部督办的特大涉枪贩毒案由此告破,一条从广东省深圳市销往湖南省长沙市、湘潭市,再到江苏省南京市的贩毒通道随之被摧毁。据了解,这是到目前为止,湘潭警方破获的最大一起毒品案件。

  破产富翁“打造”家族贩毒团伙

  2010年年初,湘潭市公安局禁毒支队破获一起贩毒团伙案,先后抓获毒贩刘有余等7人,缴获毒品冰毒140余克、麻古1300余粒以及毒资、贩毒工具若干。警方审讯过程中,刘有余交待其毒品来源于毒贩齐石光。

  39岁的齐石光,是湖南省湘潭县人,上世纪90年代在湘潭县开矿办厂暴富。2008年,因为在卖给湘钢的一批焦煤原料中掺假,造成湘钢一炼钢高炉报废损失惨重,齐石光被湘钢告上法庭。

  2009年8月,全部资产被法院冻结、宣告破产的齐石光连夜逃跑。近年来,他频频在深圳等地活动。

  了解到齐石光贩毒这一线索,湘潭市公安局立即成立专案组围绕齐石光展开侦查。

  2010年8月9日,齐石光从深圳驾车运一批“货”悄然在长沙现身,并联系湘潭的情人尹丽到长沙会合,专案组决定立即收网。当天下午,齐石光、尹丽驾车到达长沙市汽车东站,刚一下车就被专案组民警抓获。民警从齐石光的汽车后备厢和行李袋内当场查获毒品冰毒3740.6克、K粉10107.6克,从尹丽的手提包内查获毒品麻古14400粒。随后,警方又在齐石光位于长沙市雨花区的两个租住点内查获毒品冰毒约30克以及贩毒工具一批。

  经审查,尹丽交代,齐石光的妻子易正喜、儿子齐万广和郎舅易立清等涉嫌在深圳、南京和长沙等地参与贩毒,一个地跨湘、粤、苏3省4市的家族贩毒团伙浮出水面。

  8月10日,湘潭警方决定立即派出3个抓捕小组奔赴深圳、南京、长沙等地开展抓捕。11日,赴南京抓捕小组与当地警方接洽后发现,齐石光和尹丽在长沙落网后,在南京未接到“货”的齐万广将情况通报给易正喜和易立清,并于次日携女友逃离南京。12日下午,警方从齐石光位于南京市白下区的租住点内收缴毒品冰毒5951.3克、K粉3006.1克、麻古2700余粒、咖啡因34.4克。

  8月13日下午,易正喜在广东番禺高铁火车站候车厅与易立清秘密碰面,在此守候多时的民警将两人抓获,当场从易正喜随身携带的旅行箱内查获毒品冰毒184克、K粉疑似物1公斤、麻古80余粒,仿六四手枪1支、子弹4发、毒资17万元。当晚,民警从易正喜位于深圳的租住点内查获毒品冰毒118.9克,从易立清位于长沙市雨花区租住点内查获毒品冰毒863克、麻古5000余粒,扣押运毒车辆1台,从另一租住点内查获毒品冰毒64.4克、麻古400余粒、毒资5万余元。

  8月18日下午,赴深圳抓捕小组在深圳市龙岗区将齐石光在深圳的上线、贩毒网络第一层的关键人物李月秋抓获。

  8月21日下午,专案组在长沙市望城县靖港镇将齐万广及其女友抓获。

  妻儿被诱逼参与贩毒

  据了解,齐石光还是“千万富翁”时,就在毒贩刘有余的怂恿下吸食K粉。

  2009年8月,在全部资产被法院冻结并宣告破产后,由于不甘心就此过上穷日子,齐石光在刘有余的引荐下,结识了广州、深圳等地多名毒贩,李月秋就是其中一人。43岁的李月秋在广东主要经营“地下六合彩”,借搞工地之名“洗钱”,兼营毒品。今年1月以来,齐石光从李月秋手中购买了大量毒品。在齐石光贩毒团伙中,李月秋算得上关键人物。

  开始贩毒后,齐石光的“生意”越做越大。只是游走江湖多年,齐石光逐渐觉得外人靠不住。于是,他先后将自己的妻子易正喜、郎舅易立清、情人尹丽、儿子及其女友等人召到一起,组成了一个家族式贩毒团伙。

  民警调查发现,齐万广及女友竟然是在齐石光的诱逼下参与贩毒的。

  刚开始,齐石光对儿子齐万光说:带你出去走走,弄点钱后给你开家餐馆。由此,齐万广跟着父亲来到广州、南京“闯世界”。

  齐万广第一次接触毒品,是齐石光交给他一小袋包得严严实实的东西,并告诉他“我有个朋友需要这个,你送一下”。

  “什么东西?”齐万广问道。

  “不要问这么多,送过去就行了。”齐石光一脸不耐烦。

  送了几次之后,齐万广逐渐发现有些不对劲,“为什么每次都神神秘秘的”?

  当得知自己送的东西是毒品后,齐万广害怕地对父亲说:“我不搞。”他的女朋友也对齐石光说,“你不能害儿子啊,别让他搞了”。

  然而,齐石光却反问儿子:“不搞这个,你会搞什么?我拼命赚钱,还不都是为了你?你以后还不是要靠我养活?”

  就这样,在亲情、利益的双重威逼引诱下,齐万广及其女友逐渐在贩毒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齐万广被抓那天,刚满18岁。

  办案民警告诉《法制日报》记者,齐万广被抓到后问的第一句话是:“我爸爸会被判死刑吗?”

  当被民警告知“也许”时,齐万广的回答是:“那最好,他把我们都害了。”

  案意

  毒品,被称为“白色恶魔”。对于吸毒者来说,“一人吸毒,全家受罪”。毒品的危害不仅是对人生命健康的损害,更在于由吸毒而引发的一系列社会问题。

  而在此案中,因一人贩毒,竟演变成一个家族式的贩毒团伙,以致作为毒贩的父亲,竟将儿子作为贩毒链条的一环。我们不得不深思,难道在毒品暴利面前,人性、亲情也会变得不堪一击吗?
(责任编辑:Newshoo)
上网从搜狗开始
网页  新闻

我要发布

近期热点关注
网站地图

新闻中心

搜狐 | ChinaRen | 焦点房地产 | 17173 | 搜狗

实用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