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导读:1月28日,中国中水电公司在苏丹遭到当地反政府武装袭击,29名中国工人被劫持。2月7日,被劫持的中国工人已离开苏丹反政府武装控制的地区。2月9日下午,29名获释工人顺利抵达北京…[滚动][图集][微话题][视频][纪录片]

中方:营救华工未接受苏丹叛军任何条件

  昨日,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针对苏丹反政府武装劫持中方人员一事表示,中方反对劫持无辜平民以达到政治目的的做法。我们希望有关国家采取切实措施保护中国机构和人员的生命财产安全…[详细]

苏丹被劫人员在蓉接受体检 新增检查20余项

  一般性的回国人员健康体检只包含内科、外科、心电图、血常规、尿常规等项目。考虑到被劫人员曾在野外生活了10多天,且非洲的传染病肆虐,当日的健康体检还新增了20余个项目,包括对登革热、基孔肯尼亚热、乙型脑炎、疟疾等传染病的检查…[详细]

更多>>中水电公司在苏丹遭袭最新消息

更多>>中水电公司在苏丹工地遭袭分析、评论

事件概况

·时间:1月28日下午
·地点:苏丹南科尔多凡州
·事件:苏丹反政府武装人员在苏丹南科尔多凡州与政府军发生交火,中国中水电公司在苏丹一个工地遭到当地反政府武装袭击
·劫持:29名中国工人,下落不明,另有9名苏丹政府军士兵遭劫持
·进展:2月7日,被劫持的中国工人已离开苏丹反政府武装控制的地区,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停留约24小时后,8日晚乘民航客机,于2月9日下午抵达北京…[详细]

相关背景

·1983年到2005年苏丹南北内战期间,“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北方局)”曾隶属南方反政府武装“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南苏丹在去年7月9日正式宣布独立后,“苏丹人民解放运动”成为南苏丹执政党。“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北方局)”则演变为苏丹境内的反政府武装。去年9月开始,苏丹政府军和“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北方局)”在南科尔多凡州持续发生武装冲突。

更多>>我来说两句

中国工人在非洲高清图集

中水电公司工人在苏丹遭劫持事件全程回放

近年来中国海外员工被劫持事件回顾

时间
地点
所属公司
事件
结果
2012年1月31日
埃及
天津水泥设计院
24名中国工人及一名翻译被埃及的贝因都人扣留
已释放
2012年1月28日
苏丹
中国中水电公司
29名中国工人在苏丹南科尔多凡州的工地被反政府武装劫持
正在营救中
2011年6月8日
哥伦比亚
中国中化集团
中国中化集团下属哥伦比亚Emerald公司的两家承包商的4名中国员工被哥伦比亚游击队绑架
下落不明
2010年5月16日
也门
中国石油公司
中国石油公司旗下的钻井公司2名中国安保工人在去公司途中被也门舍卜沃省部族武装分子扣押
已获救
2010年1月16日
阿富汗
中国一家筑路工程公司
2名中国工程师在阿富汗被绑架
已获救
2008年10月18日
苏丹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的9名工人在苏丹西部地区遭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绑架。
5人死亡,4人获救
2008年08月29日
巴基斯坦
中国中兴公司
两名中国工程师在巴基斯坦西北边境省失踪
已获救
2008年06月29日
阿富汗
一家中资公司
一名中国籍员工在从阿首都喀布尔驱车前往瓦尔达克省途中遭不明身份武装人员劫持
已获救
2008年4月26日
印尼
中国的一家矿业企业
7名中国员工和一名印尼人遭歹徒劫持。
2人被释放,5人获救
2007年7月6日
尼日尔
中核集团
一名中国人在尼日尔北部距尼亚美1000多公里的阿加德兹大区因加勒地区遭到不明身份武装人员绑架
已获救
2007年4月24日
埃塞俄比亚
一家中资石油公司
一家中资石油公司设在埃塞俄比亚东南部地区的项目组遭不明身份武装分子袭击并抢劫。
9人死亡,1人轻伤,7人被绑架已获救
2007年1月25日
尼日利亚
一家中资石油公司
9名中国工人被绑架
已获救
2007年1月5日
尼日利亚
四川通信工程建设公司
五名中国工人在尼日利亚遭遇武装分子劫持
已获救

中国人赴海外,安保问题引人关注

  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增强,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走出国门。中国外交部的数据表明,中国出境人员年均增长30%,2010年突破6000万人次,2011年估计突破7500万人次。然而,伴随中国出境人员的猛增,中国人的海外安全成为一个新课题。
  2011年1-3月份重大突发事件接连不断,西亚北非多国动荡、日本核泄。埃及、利比亚、日本三起海外中国公民共撤离48000人,是过去30年撤离我海外人员总数的5倍。2011年下半年发生多起中国渔船被抓扣事件以及中国船员在湄公河惨遭劫杀事件。2012年刚进入1月,发生29名中国工人在苏丹遭绑架事件和埃及扣留中国工人事件。
难题:领保资源相对有限
  目前中国的领事保护工作一个主要难题是:领保工作资源相对有限,尤其是人员配备严重不足。领保工作通常不是海陆空总动员的“大片”,而是非常具体琐碎的“小事”。我驻外使领馆中做领保工作的仅有600多人,按2010年出境6000万人次计算,每名领事官员一年要面向10万人提供可能需要的领事保护,中国是1:10万,美国是1:5000,日本大约1:1.2万。[详细]
政府:加大领事保护投入
  国家今后应加大领事保护的制度建设,加大投入,加强人员培训,因为领事保护工作涉及法律、经济、金融等多方面的工作,如果没有专业知识,肯定无法完成领事保护工作。国家保护公民的海外安全,必须要以强大的投入为基础。
  在利比亚撤离行动中,中国政府动用了大量资源,调派民航包机、军机、货轮、护卫舰,租用外航包机、外籍游轮、大客车等,首次从海陆空三路实施全方位大规模撤离行动,顺利将大约3.5万多名受困人员安全撤出并转运回国。利比亚撤侨壮举的背后,正是中国政府巨大的开销和投入。[详细]
企业:要有紧急情况预案
  在海外的中国企业应结合企业实际,制订完整、可操作性强、分层分级的海外安全风险防范工作规章制度,建立境外安全突发事件应急处置机制,制订并逐步完善应急预案,层层落实,严格执行,加强对海外安全风险的识别、规避、处理、善后等全过程管理,全力打造海外安全风险防范的完整链条,实现海外项目安全管理的制度化和体系化。[详细]
公民:遵守当地法律风俗
  保护海外公民安全是各国政府的难题,出境公民当中普遍存在一些现象。首先是对所在国政治、社会、法律、文化、习俗等情况不了解,比如到风险隐患较大的国家旅游、投资或从事贸易活动;其次是对领事保护工作的职责范围和程序不了解,有一些不合法、不合理的要求。中国公民要认真了解当地法律,切勿因自身行为不当触犯当地法律,出现类似“吻瘫机场”那样的事件。如果中国公民一旦在海外被抢、被盗、被骗或被打,应立即向当地警方报案,并要求其出具报警证明,以便日后办理保险理赔、证件补发等手续。他同时提醒说,中国公民应清楚了解哪些事情是中国领事可为你做的,哪些是不能为你做的,不要提出一些不合理要求。[详细]

2012年海外五大潜在“危险区”

苏丹:南北分家混乱
  去年南苏丹以公投方式从苏丹独立,但南北苏丹的局势没有因此获得好转。特别是达尔富尔地区、南科尔多凡州,都出现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的激烈交火。宋荣华提醒说,苏丹是中国石油的重要进口国,中国在上述地区有大量的工程建设人员和投资。今年苏丹局势可能进一步恶化,在苏丹和南苏丹的中资公司员工须高度警惕。[详细]
伊朗:西方国或动手
  2012年,伊朗核问题似乎已到摊牌的地步。尽管美欧先后对伊朗的经济命脉石油宣布禁运,但被逼到墙角的伊朗政府却表现出更强硬的态度。宋荣华说,中国在伊朗的投资项目很多,工程技术人员也很多。为此,中国外交部和驻伊朗使馆都已经做好了相应预案。[详细]
中亚五国:可能动荡
  中亚地区的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五国的政治局势一直不稳。宋荣华指出,中亚五国与西亚北非国家都有相似的特点,如政治强人长期在位、经济一直未见起色等。去年由于西亚北非持续动荡,今年难保不会在中亚地区翻版,毕竟这五国政局都存在隐患。[详细]
缅甸:政局或失控
  2011年缅甸忽然开始推出全面改革。宋荣华表示,中国欢迎缅甸迈出改革的步伐。但外界普遍担心,改革后的缅甸是否会失控?从缅甸历史上看,这样的例子并非少见。宋荣华还表示,如果一旦缅甸全面倒向美国,中国在缅甸的大量投资项目怎么办?如果再出现类似密松水电站被叫停的事件,中方必须早做准备。[详细]
巴基斯坦:军政不明
  2011年,巴基斯坦与美国的关系全面紧张,扎尔达里政权出现不稳迹象。宋荣华提醒说,随着阿富汗战场情况的变化,“基地”等恐怖组织可能在巴基斯坦卷土重来,在巴基斯坦的中国公民必须提高警惕,避免前往人群密集的地区,高度防范恐怖主义袭击。[详细]

剪不断理还乱的苏丹局势:充满枪支与暴力,利益关系难以调和

  苏丹南方面积约65万平方公里,拥有较为丰富的石油资源。1983年,因对尼迈里政府在全国推行伊斯兰法不满,南方黑人军官约翰-加朗成立“苏丹人民解放军”(又称“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对抗中央政府,苏丹内战爆发。虽然后来双方于2005年结束了内战、2011年南苏丹成功独立,但是内战创伤带来的混乱局面不是短期可以收拾的。
苏丹如何形成今日混乱局面   苏丹民族众多。信奉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多居住在北部,而信奉基督教的土著黑人则住在南部。由于历史上殖民时代的划分,所以苏丹人与外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历史与宗教等问题造成了今日的混乱局面。多年来的战乱已造成苏丹数百万人伤亡,200多万人流离失所。
  远古时期,苏丹的土地是非洲黑人的世界。公元七世纪开始,饥荒,将阿拉伯半岛的亚洲人,逼上了这片土地。生产力、生产关系极端落后的黑人部族,受到阿拉伯人的歧视。自从阿拉伯人来到尼罗河,两个种族的斗争就从来也没有停息过。
  1955年苏丹酝酿独立,北部的阿拉伯人接管了政权,他们的骨子里浸透了种族歧视的思想。原本极度担心奴隶贸易制度卷土重来的南方黑人,对新生的国家机器彻底失去了信心。“南方独立运动”开始在黑人组成的南方军队中酝酿。从1955年起,苏丹经历了两次大规模旷日持久的内战,为今天的混乱打下了伏笔。[详细]
充斥枪支、暴力与派系斗争
  除了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苏丹还有各种各样的部族武装。在苏丹,持有枪支是一件很寻常的事情,这也让情况更加复杂。而反政府武装并不是铁板一块,它是由各种或大或小的武装组织组成的,相互之间也有着利益纠葛。一些地方的军阀武装之间还充斥着暴力与派系斗争。[详细]
南北苏丹的利益纠葛难理清
  南苏丹于2011年7月9日脱离苏丹独立。其石油产量占苏丹原有总产量的75%,但必须使用苏丹的输油管道和港口出口。然而,独立以来,南苏丹虽然一直使用苏丹的管道、炼油厂和港口出口原油,却几乎没有支付费用。因为控制着石油管道、炼厂和港口,苏丹政府列出了过境费、炼油费和港口费三项,要求南苏丹每出口一桶石油,就要向喀土穆方面支付32.8美元。按当前油价计算,苏丹政府要求南苏丹支付的费用,大约为国际原油价格的三分之一。南苏丹政府表示难以接受这个价格。同时,南北双方还无法就边界线划分达成一致。双方在一些重要产油区仍然存在巨大的争议,武装冲突不时在这些地区爆发。[详细]

地缘风险难挡建筑商出海步伐

  业内人士透露,中国建筑商们在非洲、中东等地区的海外项目利润率相比国内高得多,而且因地缘风险而实际停工遭遇损失的也很少,因此地缘风险难挡中国建筑商的“出海”步伐。中国公司可通过购买保险、雇用当地雇员、提高保安系数等方式应对可能出现的意外。
投资热情难挡
  中金公司发布报告指出,苏丹历来是中国对外工程承包的重要市场,目前除了中国水电在苏丹和南苏丹拥有超过100亿元的项目,中国中铁、中国铁建、中交建、中国建筑、中国中冶和葛洲坝等上市公司也多在苏丹有大型项目,并提示投资者关注苏丹的政治风险。就在外界担心国内建筑商在苏丹投资的地缘风险之际,葛洲坝宣布,公司与南苏丹政府签订了近89亿元的合同。
  葛洲坝相关人员表示,公司对于该地区的政治风险早有预料,与公司在海外的其他项目一样,如实施此项目,公司也将购买相关保险来分散风险,并雇用当地雇员,提高安保系数保证员工的安全。根据葛洲坝海外业务拓展目标,2014年左右海外业务要占到公司业务比重的50%。2011年,葛洲坝新签国际工程约占新签合同总额的42.49%。
海外项目利润率高于国内
  目前中国建筑商的海外业务多集中在非洲、中东等地缘风险较大的地区。但中国建筑商们仍冒着风险承包工程。“风险与机遇并存。”分析人士指出,虽然中国建筑商们在非洲、中东等地区频遇地缘风险,但海外项目相比国内工程利润率更高。同时,由于美国、欧洲等稳定地区对中国输出劳工多有限制,因而建筑商多在上述地区承包工程。
  中国水电预计2011年度实现营业收入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10%-15%,净利润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20%-30%。公司净利润增长快于营业收入增长的主要原因在于海外业务增长快于国内业务的增长,海外业务对利润贡献加大。根据其半年报披露的数据,公司海外业务综合毛利率达20%,高出国内业务近10个百分点。中国水电相关人士介绍,目前公司有300多个海外项目,实际受地缘风险影响而停工的项目很少,未来公司仍将大力发展海外业务。

苏丹:一分为二的非洲最大国家

苏丹位于非洲东北部、红海西岸,面积约250.6万平方公里,是非洲面积最大的国家,于1956年1月1日宣布独立,成立共和国。苏丹全国有19个种族,597个部落,总人口3915万(2008年)。其中,黑人占52%,阿拉伯人占39%,东部黑人贝贾人占6%,其他人种占3%。苏丹70%以上的居民信奉伊斯兰教,多属逊尼派,主要居住在北方。南方居民多信奉原始部落宗教及拜物教。约有5%的人信奉基督教,多居住在南方和首都喀土穆。苏丹南部地区面积约65万平方公里,人口约750万,分别占全国面积与人口的四分之一和五分之一,居民多为非洲土著黑人。[详细]
苏丹南北和平进程
  长期以来,苏丹南北方在民族、宗教、文化和政治方面存在着较大差异。1983年5月,因反对政府在全国实行伊斯兰法,以约翰·加朗为首的一些南方官兵发动兵变,成立了苏丹人民解放运动(苏人解),开始从事武力推翻政府的活动,并引发了苏丹第二次内战。
  苏丹巴希尔政府1989年上台后,重视解决南方问题,通过了只在北方实施伊斯兰法和在苏丹实施联邦制等等有利于国家统一的决议。但是,以加朗为代表的南方势力坚持要在南部实行民族自决,建立一个政教分离的国家。1994年苏丹政府和苏人解开始和谈。
  ·2002年7月20日,在国际社会斡旋下,苏丹政府和苏人解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就南方实行民族自决、确定宗教等重要问题达成一致。在此后两年多的谈判中,北南双方就过渡时期政治、经济和军事安排以及分界线划定等问题陆续达成一系列协议。[详细]
  ·2005年1月9日,苏丹政府和苏人解在内罗毕签署《全面和平协议》,苏丹北南内战正式宣告结束。根据协议,苏丹将组建由北南方共同参与的民族团结政府;此后,苏丹将进入为期6年的过渡期;过渡期结束后,南方居民通过公决决定自己的未来。同年9月,北南双方根据协议组建了民族团结政府。[详细]
  ·2007年10月11日,因阿卜耶伊地区的归属、重新部署双方军队等问题迟迟未得到解决,苏人解宣布停止参与中央政府的工作,北南和平进程遭遇危机。为化解这场危机,双方通过协商最终就南部油田非军事化以及双方军队重新部署等问题达成一致,苏人解也于当年底恢复了在民族团结政府中任职。[详细]
  ·2011年1月9日,南部苏丹就其未来的地位问题举行公投。公投结果显示,98.83%的选民支持南部地区从苏丹分离。巴希尔总统表示承认和接受这一结果。6月29日,北南双方就在边界沿线设立缓冲区达成原则协议。7月9日,根据2005年苏丹《全面和平协议》和2011年1月苏丹南部公投结果,苏丹南部正式宣布独立,成立“南苏丹共和国”。[详细]

相关专题

更多 >>中水电公司遭袭最新消息